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pontardaweibc.com】
当前位置: 888真人博彩 > 散文随笔 > 抒情散文 > 正文

作者:云水寒
来源:网络 时间:2011-11-30 18:41 阅读:409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浅,原谅我,一直固执地想要离开。你知道,年少轻狂,我总觉得你的怀抱装不下我遥远的梦想。你说,好吧,就让你去闯,去流浪。原谅我,忽视你的无语凝望,你的眼光,是我心上最尖锐的锋芒。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,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诗经里的缱绻,是我始终如一的惦念。浅,我总记得,那声溪水响,那阵稻花香,那颗红菱弯弯角,那株月桂淡淡黄,那片云烟水茫茫。

那场杏花烟雨始终迷惘,那些潮湿想念一如既往。浅。你还在吗,我还在想,那条深深的小巷,那阵醉人的芳香,你是不是还在路口痴痴凝望,等我回来。

我还在流浪。浅,我总是不敢看你的眼,那么城惶,那么慌张。你的叹息太凉,我的想念太匆忙。你的寸断肝肠,你的深深细思量,始终在我心上。

浅,原谅我,不能回头。你知道,选择了远方,就注定要流亡,没有来路,没有归途。而且,没有尽头,永无尽头。

浅,你知道吗,这些年,风里来也雨里闯,我总担心你的肩膀,承受不了太多的风霜,可是梦里那棵坚挺的杨,依然如旗迎风响。原来,不能舍弃的是我的倔强,不肯凋零的是你的坚强。

始终庆幸,有你如一的守望。

浅,而今,跌跌撞撞受了伤,疼到慌张,才想要回望,终于明白,那微水湖旁眼带笑意的少年,是我马不停蹄的忧伤。而你,是我心上最柔软的念想。

浅,终于明白,沧海巫山,只是云烟过往,我苦守的只是一只蝴蝶的愿望。奈何,心已沧桑。

浅,走了很远才发现,你才是我一生的方向,是我苦苦追寻的乌托邦。至此,不再逃亡。

浅,你是家,是江南的北国,北国的江南,是我永远的肩膀,永远永远的避风港,永远永远永远的天堂。

我爱你,最深的浅,最淡的想念。

相关专题:始终 想念 原谅 永远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的感言